看啦又看小說網(金钻彩彩票会员登录 www.hjjdl.icu)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,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!

第一百二十二章

    “筱,我愛你,我終于能說,我愛了你一生一世!”霍然護著懷里的肖筱,聲音嘶啞,但肖筱聽到了。(m.www.hjjdl.icu看啦又看手機版)

    車外,卡車司機很快調轉車頭,消失在了前方,保鏢的另一輛車隨即趕到了。

    一切平靜下來。

    肖筱渾身在發抖,她能感到霍然的力氣在一點點變小,渾身劇烈的疼痛開始襲來。

    “肖筱。。?!閉怕杓負蹙兇排艿攪誦ん愕某蹬員?。

    “霍然。。?!斃ん闈崆嶧階耪飧雒?。她的耳朵嗡嗡的,聽不到聲音,她迷迷糊糊的感到有人開了車門,想看慢動作的電影一樣,見有人拉出了渾身是血的前排兩個保鏢,她也看見,霍然滿臉是血。。。

    肖筱不受控制的閉上了眼,聲音越來越小,世界越來越遠。

    恍惚中,肖筱做了個夢,她來到了一處又高又大的朱紅色大門前,她輕輕的敲了敲門。

    一個漂亮的中年女人開了門:“你干嘛?”

    肖筱很平靜的答:“我來了?!?br />
    中年女人不屑的打量她一眼,說:“這么年輕,來干嘛?沒到時候呢,快回去回去?!?br />
    說完,中年女人就關上了門。

    肖筱轉過身,滿眼都是云朵,只有一條路通向遠方,她別無選擇,抬步往前走。

    然后,世界亮了,周遭嘈雜的聲音全部灌進了肖筱的耳朵。

    “肖筱肖筱,堅持一下,馬上到醫院了?!背瞪?,張媽把肖筱抱在懷里,臉上都是淚,她喊著,仿佛生怕肖筱找不到回來的路。

    肖筱吸了口氣,輕聲說:“張媽,我沒事兒了?!?br />
    張媽睜開眼,看了看懷里的女人,臉色蒼白,渾身有血,也不知道傷到哪兒了,她點點頭,說:“好好好,別說話了,馬上到醫院了?!?br />
    肖筱有點累,就合上了眼。

    等她再醒過來時,已經躺在醫院的床上了,熟悉的病房,熟悉的味道。

    張媽坐在床邊,拉著她的手,見她睜開了眼,就開口道:“醒了?”

    肖筱點點頭。

    張媽臉色很不好,肖筱心里隱隱知道出事了,她最先想到了霍然,便開口問:“霍然呢?”

    張媽張了張嘴,沒出聲。

    “霍然呢?”肖筱又問了一遍。

    還是沒有聲音。

    肖筱的擔憂突然變成了事實,她掙扎著爬起來,渾身疼,更可怕的是,她的肚子。

    那種疼比痛經還疼。

    “孩子呢?張媽,我的孩子呢?”肖筱情緒突然失控了,她抓著張媽的手,眼淚已經奪眶而出。

    張媽也淚目了,她拍著肖筱的手,說:“還會再有的,會再有的?!?br />
    肖筱整個人像被雷劈中了一樣,她愣了半餉,然后倒在床上,失聲痛哭。

    那聲音呼天搶地,撕心裂肺。

    易水寒匆匆趕到病房,推開門,就看到趴在床上痛哭的肖筱。他走到床邊,抱起肖筱,緊緊摟在懷里。

    “孩子,沒了!”肖筱被易水寒抱著,心突然找到了依靠,她趴在易水寒懷里,抽抽搭搭的邊哭邊說。

    “你沒事就好?!幣姿踝判ん愕牧?,眼里滿是擔憂。

    肖筱的眼睛那么大,都是眼淚,淚水止不住的往外飆。

    易水寒知道現在的肖筱滿是心傷,但他無能為力。

    他把肖筱放在床上,對張媽說:“照顧好她?!?br />
    張媽點點頭。

    易水寒出了病房,沒有了孩子,肖筱已經很難過了,要是再知道了霍然遭遇不測,那她還有多少力氣支撐呢?

    小謝從遠處跑來,對易水寒,說:“抓到了?!?br />
    易水寒點頭:“送到警局?!?br />
    小謝不解的看著易水寒,說:“太便宜他了?!?br />
    “他不是關鍵,背后有主謀。我現在沒空應付他,警察有辦法讓他開口?!?br />
    小謝聽完去轉身去辦了。

    易水寒來到太平間外,張羽正在吩咐手下的人處理后續手續。

    不遠處,霍母已經哭的沒有聲音,坐在休息處大口喘氣?;艚鶘腳閽謁肀?,也是愁容滿面。

    易水寒見張羽差不多了,就走到張羽身邊說:“張大夫,我進去看看他吧?”

    張羽看了易水寒一眼,別過頭,推開了太平間的門。

    一股陰冷彌漫,張羽拉開袋子的拉鏈,易水寒看了霍然一眼,已經被換了衣服,臉上也修補好了,仿佛他只是睡著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?!幣姿低?,就出了太平間,他需要緩一下情緒,看著門外的霍母,易水寒心里的大石頭越發沉重。

    “我帶你去個地方?!閉龐鴯厴廈?,帶著易水寒進了電梯。

    電梯直接上了頂樓,推開安全門,一片敞亮。

    “我還有事處理?!彼低?,張羽就下了樓。

    張羽知道,現在易水寒需要一個空間,縷清楚。

    易水寒站在樓頂,風吹起來了。

    早上跟肖筱分開后,易水寒就到了會場。

    會議很快就開始了,按照流程會議先選舉了最新的董事長人選,易水寒一直沒有接到小謝的消息,他有些不安。所以,股東投票表決后,他就離開了會場。

    不出所料,易水寒超過三分之二的票數,當選新任董事長。

    給肖筱打電話,一直不通。

    聯系上小謝的時候才知道,他在前往醫院的路上出了事故,問題不大,但車主難纏,他沒能脫身,一直沒能去到醫院。

    易水寒心里已經覺察到了異樣,等他匆匆趕到醫院,就看到一片混亂。

    肖筱出了事故,孩子沒保住,正在觀察室觀察,而霍然,因為受傷嚴重,正在搶救室搶救,兩個保鏢也傷的不輕。

    易水寒吩咐張媽陪著肖筱,自己就去了搶救室,他聽說了,事故中,霍然一直把肖筱護在身下。

    他大概猜的到結果,但他不想承認,所以,當搶救室的燈滅,他的心情也變得異常沉重。

    等知道肖筱無大礙,已經轉到普通病房,他才稍微緩了些情緒,回到肖筱身邊。

    然后他就看到肖筱崩潰大哭的樣子。

    在天臺上,易水寒失聲痛哭。這樣的痛苦,他為什么還要再承受一次?爺爺當初離世,就是同樣的戲碼,現在他的孩子也同樣遭遇不測,更何況,還有霍然,那個他不愿意承認,卻不得不承認的深愛著肖筱的男人!

    易水寒哭的失聲,他后悔自己的意氣用事,后悔答應了肖筱的請求,更恨自己優柔寡斷,顧念私情,沒能狠下心去斬草除根!
七乐彩走势图带连线 四川时时下载 七码滚雪球多少期一收 北京快车pk10走势图 赌压大小的app 内蒙古时时综合走势图百度百度贴吧 好运来电玩城安卓版 七星彩美期开奖计划 三人斗地主报名规则 大发快三出大小单预测 北京pk赛车官网计划 抢庄牛牛技巧图解 彩票自动打印系统 重庆时时最新开奖结果 网上双色球投注 有欢乐生肖奖怎么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