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啦又看小說網(金钻彩彩票会员登录 www.hjjdl.icu)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,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!

161、161

    灰黑的瓦片有些舊了, 久不清掃的房梁上蛛網灰塵遍布,淡棕紅的櫸木隔扇窗被人從外用厚板釘死,光線漏不進來,空蕩蕩的屋子暗沉沉的,空氣中彌漫著一股餿陳氣息,還有人的人的便溺味道, 二者混合在一起, 沉悶地讓人幾欲窒息。(看啦又看手機版m.www.hjjdl.icu)

    傅蕓單臂抱膝, 呆呆坐著地上, 內室隱隱有叱罵, 那是母親孟氏的聲音,但這就像是背景音,聽得多了也就麻木了, 她徑自出神連眼睫也沒動一下。

    呆坐了很久, 忽一陣腳步聲踏上回廊, 緊接著一陣鐵鏈碰撞的嘩嘩聲, 一扇特制的小窗被拉開, 守衛將一個裝了飯食的小盆子推了進來。

    不見天日久了, 光線出現的那一瞬,傅蕓不適下意識偏了偏頭, 但很快,“砰”一聲輕響,木窗重新重重掩上。

    那刺目的日光消失不見,只人也再次沒入黑暗, 在光明消逝那一瞬,傅蕓下意識傾了傾身。

    但她很快就醒悟,一切只徒勞無功,火花陡然熄滅,眸底重歸一片死寂。

    院落式的囚籠,暗無天日的幽閉,一天接著一天,一月接著一月,幾無聲息,傅蕓其實也不知自己被關了多久了。

    或許一年吧,又或許有幾年了。

    不過不管多久了,其實也沒什么重要的,傅蕓知道,自己回一直被囚禁,直到死去。

    這是專屬于她的懲罰。

    還有她母親的。

    傅蕓眼睛澀澀的,已經流不出眼淚,她慢慢地,靠回身后的木柱上。

    她知道外面有守衛,但他們除了開窗遞飯,不會發出任何聲音。

    無聲無息的院子,死寂一般的黑暗,正如她的余生。

    不,這么說也不全對,其實還是有聲音的。

    只是這聲音對傅蕓而言,起不到任何積極作用就是了。

    就在她靠回木柱那一刻,內室一陣大罵傳來,“還不快把飯端進來!”

    “你是要餓死我嗎????!”

    傅蕓這才起身。

    她右手右足筋絡被斷,站起廢了些力氣,拄著床柱充當的木拐,端起那盤飯食,幽魂一般蕩進了內室。

    屋內帳幔門簾全無,一入內室,孟氏正躺在一窄小的舊木床上,蔽陳單薄的被褥再次被便溺浸濕,臭氣熏天。

    她蠕動著,凹陷的臉頰,泛黃的顴骨上不正常的潮紅,一雙渾濁的眼睛卻泛著戾光,一見傅蕓便破口大罵:“你個死丫頭!一天到晚坐外頭作甚,你還記得你老娘么?!”

    一天一天地愣在外頭傻坐著,仿佛是失了心丟了魂,這是做甚?

    傷痛、癱瘓,惡劣的環境囚禁久了,孟氏愈發躁戾,她冷笑:“你是不是還想著那個姓范的?”

    傅蕓仿佛被狠蟄了一下,手上盆子“哐當”一聲仍在屋內唯一一張木幾上,她失聲:“我沒有!”

    惡臭濃重,劈頭蓋臉的叱罵,傅蕓都愣愣的恍若不覺。聞得范恬的名字,她卻瞬間有了反應,干涸的眼眶濕潤了起來,呼吸急促。

    連聲否認,她撿起給孟氏擦身的舊布巾,驚慌轉身,蹌蹌踉踉跳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你莫再想他?!?br />
    “這么些時日,恐怕他早就成婚了?!逼涫稻退悴懷苫?,范恬和傅蕓也無見面可能,更無再續前緣可能。

    奔出內室,身后仍傳來孟氏的聲音,很清晰,即便傅蕓捂住耳朵,依舊聽到了。

    她失聲痛哭。

    此等殘軀,此等余生,其實活不活已無甚意義。為弟弟,傅蕓已傾盡所有,沒什么好遺憾的。到了今時今日,若問心中僅存那一點眷戀。

    僅有范恬。

    那個青澀純摯的少年,那顆炙熱的赤子之心,在她晦暗的人生中備顯珍貴。

    死寂的囚室,漫長的時光,足夠她思索得清楚明白,她確確實實和幸福擦肩而過了。

    哭了很久,她才勉強抹了一把眼淚,扶著站起往墻角水桶而去。

    外屋有一角落伸進一條小竹管,“滴滴答答”往屋內的水桶滴著水。傅蕓無力提水,只能絞了巾子往里而去。

    孟氏罵聲已經停了,她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緒但好歹沒有仇視女兒,呵叱了一陣心頭躁戾略略紓解,她抿唇對閨女說:“那姓魏心思歹毒,他手底下的人也是?!?br />
    “不過區區些時日,當不得長久?!?br />
    傅蕓胡亂“嗯”了一聲,進進出出廢了一番許多功夫才打理好孟氏那一榻狼藉,褥子是沒有了,孟氏只能躺在粗糙的床板上。

    好歹能進食了,小盆子里照例是糙餅和咸菜。糙餅拉嗓子難以下咽,咸菜亂糟糟帶著苦澀味道。這是大獄的牢飯,換了地方關押,但并沒有人打算給二人另做飯食。

    “可惡的賊子!”

    孟氏壓低聲音,喘息著切齒咒罵,一如從前每一天。她罵的是魏景,但早不敢指名道姓。她第一次罵時被守衛聽見,被后者直接斷水斷糧三日。

    魏景令鑄死大鎖,守衛們自然不會破門而入,但要懲罰這女人也太容易了,餓得氣息奄奄,反復多次,孟氏最終還是學乖了。

    罵了一陣子,就著涼水吃完了餅子,母女二人只混了半飽,也習慣了,孟氏關注點在另一處。

    “五娘,你可聽見這是何處?”

    孟氏懷疑,她們被挪到了洛京。

    當年事發,是在荊州平陽郡,母女二人隨即便幽禁在郡守府內。

    這一囚,也不知囚了多久,之前先前的某一日,鑄死的大鎖被砸開,她們被挪上馬車運往另一地。

    馬車走的不快,走了大約是七八天,在昏睡中被抬下車,接著又被囚進另一個類似的地方,就是眼下這個舊屋院,一直到如今。

    孟氏很清楚,以母女二人的身份,若非出現重大變故,恐怕不會挪窩。

    一則大敗失地,魏景該將她們挪回老巢益州。

    二則,大勝得天下,魏景進洛京稱帝,下令將二人挪至洛京。

    孟氏極期盼魏景大敗,然益州山多道路更崎嶇,她被困于車廂卻感覺官道并不算很顛簸,而押運的守衛官兵從容不迫,一點都看不出緊張感。

    恐怕,魏景真得了天下了。

    孟氏一時怒一時憂,老天何其不公!蠢婦之子,累她家破人亡,竟還能成為九五之尊?!

    她恨極。

    但恨過之后,又極期盼小兒子沒死被救下,魏景看著舅舅的面子上,能讓傅沛有一條生路。

    慍恨怨毒,又心心念念唯一的兒子,諸般情緒復雜極了,她囑咐能走動的傅蕓,讓她小心留意外面守衛的動靜,看能否得悉一二消息。

    “阿娘,我沒聽見?!?br />
    傅蕓的答案當然是讓人失望的,不提她有沒有留心聽,守衛們無聲無息,根本不可能泄露半絲。

    “那你一天天坐外頭作甚?!”

    孟氏心頭暴戾又起,叱了女兒一句,又罵魏景:“那蠢婦養的狗崽子,正隨了他那老子!……”

    謾罵不斷,傅蕓習慣了,不反駁也不搭話,只愣愣坐著,看著黑黝黝的墻角,眸中卻無焦點。

    孟氏以為,自己不會得到答案了,怨憤難平,梗著一口氣連罵了小半個時辰,但誰知這一次,卻出乎了她的預料。

    罵聲中,忽“砰”一聲重錘擊打金屬的銳響聲,孟氏倏地閉上嘴巴,傅蕓回神,母女二人驚詫萬分,抬頭看向房門方向。

    沒錯,聲音是從房門方向傳來的,有人在捶打那把鑄死的大鎖。

    發生了什么事?

    不可抑制的,心臟砰砰狂跳,孟氏傅蕓屏住呼吸,透過內間的門洞,死死盯著沒有被遮擋住的那半扇大門。

    那擊打聲并未停下,那人顯然是個好手,再一錘,“哐當”一聲大鎖墜地,“嘩啦啦”一陣鎖鏈拉扯的聲音,緊接著,厚實的門扇“咿呀”一聲被猛地推開。

    今日原來是個大晴天,久違的日光隨著門扇開啟投入室內,明亮而刺目,孟氏傅蕓反射性閉上眼睛。

    就這一瞬,有序沉重的軍靴落地聲迅速涌入,數十名持刀精衛分立兩列,空氣彌漫的腐臭氣息,他們眉峰半分不動,神色肅穆一手按刀。

    又一腳步聲響起,不疾不徐,穩健有力,一步接著一步,踏入囚室。

    劍眉長目,挺鼻薄唇,英俊的青年男子,身姿矯健,威儀赫赫。

    正是魏景。

    日光投射在他的身上,一身藏藍色云紋扎袖常服,腰間懸一瑩白羊脂佩,正是龍紋。

    孟氏瞳仁一縮。

    他,果然得了天下!

    猜測成真,孟氏呼吸急促,緊隨魏景而入的韓熙一揮手,兩名御前侍衛抬了一張楠木太師椅,放在正對內室門的丈余處。

    魏景落座,倚在寬敞的太師椅背,他雙手交疊在腹前,微微轉動左手的青玉扳指,淡淡掃了眼榻上的孟氏傅蕓二人。

    傅蕓憔悴消瘦,愣愣坐著;而孟氏臉色蠟黃,顴骨高聳,已枯槁得脫了形,正癱在窄小的榻上,腥臭沖鼻。

    后者雙目赤紅,怨恨有如實質,魏景卻淡淡挑唇,很好,確實比一刀殺之解恨太多。

    不過他此來,并未為了欣賞孟氏二女的狼狽姿態的。

    “青姨娘的兒子還活著?!?br />
    見孟氏神色一獰欲言,魏景先一步截住話頭,不緊不慢的淡淡一句話,孟氏瞬間瞪大眼睛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

    孟氏一愣,瞬間掙動竟差點在床上滾下來,她青筋暴突,怒聲嘶吼:“那賤婢之子早死了!”

    庶長子,還是先于她進門前就出生的庶長子,哪怕不入族譜不能姓傅,都是她心頭的一根刺,深扎其中,一被觸及即徹痛恨極。

    若現在她仍是平海侯夫人,在夫君面前,她尚能隱忍,但此時此刻,她何須遮掩?

    “胡說八道,那狗崽子雖運氣不錯沒當場身死,但他已被人販不知轉到何處去,倘若僥幸不死,也是奴仆孌童的命??!”

    孟氏哈哈大笑,聲嘶力竭,“好??!太好了!看那老婆子還怎么給那賤子再安排一個好去處?”

    魏景眉心一蹙,他本是詐的孟氏,衛詡的身世查了很久,影影綽綽指向傅家,傅竣身邊唯一的漏洞就是那青姨娘,他和邵箐大膽猜測,會不會當年青姨娘不僅僅生了一個女兒?

    可惜傅家經歷過血腥清晰,知悉舊情的老人一個尋不見,查了很久一無所獲,魏景想起孟氏,才有今日一詐。

    答案是肯定的。

    而且他敏感的直覺,當年那場“大盜入室”案,似乎另有隱情。

    他冷冷道:“那伙匪盜,是你的手筆?!?br />
    魏景是陳述句,孟氏哈哈大笑,暢快之極她甚至有淚花溢出,倏地笑聲一斂,她目泛戾光:“青樓女子的所出的雜種,本就不該活在這個世上!”

    不入族譜改了姓氏,不代表這個人不存在,庶長子一角和其厲害,若有機會,當斬草除根。

    孟氏其實也沒做什么,聽聞司州民亂盜匪橫行,她靈機一動,悄悄回娘家拜托了胞兄。

    使個心腹,趕赴悍匪橫行一帶,散出流言,萍縣衛家巨富,據聞還有祖上傳下至寶。

    劫誰也是劫,這么一頭大肥羊,悍匪們會錯過嗎?毫無意外,當日匪徒就直奔萍縣去了。

    孟氏兄妹只悄悄散播流言,心腹喬裝易容功成立遁,無聲無息,察覺尚且不能,何談查探?孟氏這一招借刀殺人使得極妙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最后關頭衛詡竟被忠仆抱著鉆狗洞逃了。

    不過也沒關系,那仆人很快就是死了,后來傅家查到,衛詡落在人販手里,已不知被轉了幾手,無法追查,徹底失蹤。

    這賤子即便不死,也必淪為奴仆孌童了。

    孟氏暢快極了,神色猙獰說罷一句,再次放聲大笑。

    “只怕,你要失望了?!?br />
    魏景并無與這瘋婦多言的打算,厭惡瞥了孟氏一眼,他站起,淡淡仍下一句,“青姨娘之子名為衛詡,昔日安王麾下首席謀臣也?!?br />
    “此人武藝與我不相伯仲,智勇雙全,潛伏安王身邊數年,玩弄安王于股掌之上,半載前終誅安王復得大仇,全身而退?!?br />
    得到答案,魏景信步而出,親衛魚貫跟出,方才黑壓壓一大片的囚室瞬間恢復空蕩。

    孟氏愣了半晌,陡然怒呼:“你胡說!不可能的,絕不可能的??!”

    衛詡,她知道,昔日她兒子的命就掌在此人手中,然姓衛的人不少,她從未將此人和青姨娘之子聯系起來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胡說八道!”

    可魏景,并不會無緣無故過來一趟。

    孟氏怒懼交加,這眼中釘沒死竟還凌駕在她母子之上?那,那他既然能復仇,肯定是知悉身世的,那傅沛落在他手里,還能有命嗎?

    渾身血液在這一刻凝固,孟氏拼命掙動著,如同一條蛆蟲,“我不信,你騙我!”

    對,就是這樣!

    她余光見屋內尚立著一個韓熙,韓熙冷冷的盯著她,忽說:“傅沛?”

    孟氏瞪大眼睛。

    韓熙冷笑:“傅沛死了?!?br />
    其實沒有,傅沛是被救下來了,但韓熙極厭惡此人,害他主母對他主子不恭,沒主子之令不好動手做什么,但不妨礙他言語打擊對方。

    “黃河之畔,衛詡殺安王,斬其首,傅沛亦然?!?br />
    “不,不?。?!”

    孟氏厲聲打斷:“不,我兒子沒死!你胡說八道??!”

    但她心里其實是相信了,衛詡怎么可能放過她的兒子?痛苦的嘶鳴,慘聲嚎哭,韓熙十分,轉身離開前瞥見驚惶的傅蕓,他補充一句。

    “范恬已成婚,娶妻益州王氏?!?br />
    傅蕓一僵,驟然落淚。

    韓熙大步而出,“砰”一聲房門重新閉闔,“嘩啦啦”的鎖鏈扯動聲響,“咔嚓”一聲大鎖押上。

    “你胡說!”

    “你回來,把實話告訴我!”

    孟氏拼了命往前探手,一撲,竟撲出窄小的床榻,臉沖地直直撞向地面。

    她的動作太突然了,失神的傅蕓驟不及防,來不及扶住,眼睜睜看著孟氏“砰”一聲,重重磕在地上。

    怒呼質問戛然而止,一息后,一泓鮮紅沿著地面流淌而出。

    傅蕓滾下,慌忙翻轉母親,鮮血滴滴答答沿著顏面淌下,孟氏雙目大睜,死死盯著屋頂。

    傅蕓顫抖著手,探往孟氏鼻端。

    “??!”

    一聲驚呼,她往后一縮,后肘重重撞在床沿。

    孟氏死了。

    死不瞑目。

    作者有話要說:  明天還有一更,姁兒和她的小駙馬的,么么~ 寶寶們明天見啦!(*^▽^*)
百人炸金花手机版下载 六肖稳赚买法 平刷王时时彩计划软件 30个码投资方法 新疆时时官网开奖 彩世家哪个版本看计划的 全天飞艇最精准2期计划 牛牛二人麻将棋牌下载 大乐透预测专家汇总 重庆时时彩可以作弊吗 11选5任三稳赚投注技巧 江苏时时网投 网上抢庄牛牛是骗局吗 七乐彩胆拖金额对照表 中国竟彩网 足球哪些投注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