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啦又看小說網(金钻彩彩票会员登录 www.hjjdl.icu)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,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!

第735章羅瑩被綁架

    電梯在21樓打開門,胡新明帶著部下持槍快速搜索前進,到了羅瑩家門口。(m.www.hjjdl.icu看啦又看手機版)

    刑警們仔細搜索了門口,沒發現異常。

    胡新明掀起門口擺著的花盆,拿起下面的鑰匙。

    “隊長,我們沒有搜查令??!”一個刑警低聲問。

    胡新明不說話,揮揮手。部下在他身后握槍準備,胡新明把鑰匙輕輕插入鎖孔。

    他果斷打開門,一腳踢開閃在一邊。一個年輕刑警舉起手槍沖進去,另外一個刑警跟著進去,展開射線交叉角度。

    胡新明第三個進去,打開了燈。

    刑警們搜索了各個房間:“安全!”“安全!”

    胡新明垂下手槍,看著熟悉而陌生的羅瑩家。

    年輕刑警小心地:“隊長,她不在家?!?br />
    “現在有兩種可能性第一,羅瑩被對手綁架,或者殺害;第二,羅瑩跟隱藏的對手是同謀,已經潛逃?!焙旅鞫宰挪肯濾?,“無論是哪一種可能性,都只有一個結果羅瑩消失在我們的視線當中?!?br />
    羅瑩是隊長的前女友,誰也不敢亂說話。

    “我向局領導匯報,你們搜查這里!要仔細搜查!”胡新明下完命令拿起手機。

    他撥打高翔的電話:“局長,我是胡新明。我現在在晚報記者羅瑩家里?!?br />
    “你在那兒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在搜查這里,我申請一張搜查令?!?br />
    “胡鬧,你都進去了,現在才申請?!”

    “我有根據懷疑……”

    “隊長!”一個刑警驚訝地喊。

    胡新明轉臉看去。

    刑警從打開的柜子里面拿出一把85狙擊步槍,還有幾個壓滿子彈的彈匣。

    “我現在確定了?!焙旅骺醋盼淦魎?,“羅瑩家里有武器彈藥?!?br />
    “什么?!”

    “隊長,還有這個!”刑警拿出一個黑色封面的警用保密筆記本。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回事?!”高翔在那邊問。

    “我稍后打給您?!焙旅鞴伊說緇?,接過筆記本。

    扉頁上寫著高朋的名字和工作單位,打開都是密密麻麻的工作筆記,以狙擊現場圖居多。

    胡新明翻到最后一頁,看著這張似曾相識的手繪地形圖。

    “這是會展中心???!”一個刑警驚訝地喊。

    胡新明看著這張圖,上面已經畫好了可用的狙擊點,并且畫出了各個點的有效射擊范圍。

    胡新明拿起手機:“局長,我現在必須給您匯報一個新的情況……”

    五分鐘以后,胡新明站在陽臺上看著下面的警車隊伍開進來。

    他在想著什么,但是又不知道從哪里開始梳理。

    一個刑警走來:“隊長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太順了?!焙旅骺醋旁洞λ?,“幾乎是我們懷疑什么,他們就給我們什么。有人在把做好的飯菜往我們嘴里送,太順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隊長,你在說什么?”

    “如果這飯里有毒,你會吃嗎?”胡新明轉臉看自己的部下。

    部下愣了一下:“有毒為什么吃???”

    “因為,我們不得不吃?!焙旅骺嘈?,“因為我們是警察!我們要以事實為依據,以法律為準繩。對手非常了解我們,非常了解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肯懷疑羅瑩嗎?”部下低聲問,“兄弟們很關心這個問題,因為這關系到兄弟們下一步怎么工作?!?br />
    胡新明看著他:“我懷疑所有可疑的人?!?br />
    部下點點頭:“我轉告大家,不要有顧慮?!?br />
    胡新明繼續看著遠處的夜空和大海,似乎想捕捉什么,卻什么都抓不住。

    片刻,他長嘆一口氣:“這真的是我生命當中,最漫長的一天?!?br />
    黑夜當中的海岸線,萬籟俱寂,只有海浪在拍打著沙灘。

    高朋背著步槍在海邊的樹林穿行,沒有任何語言。

    公路上,不時有警車開過,警察設的路卡不多遠就有一個。

    高朋的眼睛在黑夜當中,閃著冷峻的朋。

    羅瑩拼命掙扎著,但是手腳上的繩子綁得實在太緊了。

    她的嘴巴上也粘著膠條,渾身都被自己的汗水濕透了,濕漉漉的衣服貼在身上,露出誘人的曲線。

    船艙的空氣非?;熳?,那盞昏黃的燈在她頭上晃悠著。

    羅瑩的眼中充滿恐怖的神色,徒勞掙扎著,終于還是放棄了。

    她的鼻翼急促呼吸著。

    斷斷續續的對話傳進來。

    “老大,怎么處理這個女的?”

    “雇主不是說了嗎?到公海上扔下去喂魚?!?br />
    “可惜了啊,多漂亮!”

    “拿人錢財,替人消災。你少動花花腸子?!?br />
    羅瑩就更害怕了,又開始掙扎。

    “老大,我想……”

    “瞧你那點出息,去吧?!?br />
    羅瑩害怕地往后面縮去,頭上的艙板打開了,露出一張淫笑的臉。

    一個染著黃毛的混混跳下來:“寶貝,別害怕。反正你也活不了,還不如死以前爽一爽?!?br />
    羅瑩急促呼吸著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不亂叫,我就撕開膠帶?!被潑焓?,“一會兒你大喘氣,呼吸困難可難受?!?br />
    羅瑩嘴上的膠帶被撕掉,她張開嘴急促呼吸著。

    羅瑩瞪大眼睛,試圖推開他?;潑棺∷話笞諾氖鄭骸氨Ρ?,你非要難受嗎?”

    羅瑩緊張地呼吸著,沒說出話來。

    “啊”羅瑩痛苦地叫著,眼淚流出來。

    高朋蹲在灌木叢里面,戴上耳麥。

    警方的通訊穿進他的耳朵。

    高朋看著波瀾壯闊的海面,眼睛很冷。

    “海光分局發現了羅瑩的車,有搏斗的痕跡?!蹦昵嶁嘆潘?,“羅瑩很可能被綁架了?!?br />
    “現場勘查了嗎?”胡新明從羅瑩的電腦前抬起頭。

    “海光分局刑警隊勘查過了,不是假現場?!蹦昵嶁嘆?。

    “在我親眼看以前,我什么都不能相信!走!去看看!”胡新明把桌子上的手槍插入槍套,帶著刑警們出去了。

    外面的樓下,已經是藍光燈的海洋。

    胡新明的眼神很嚴峻,大步走向自己的警車。

    羅瑩的眼神迷離,她的雙手卻在摸索著,摸索著……她的右手摸到了黃毛丟在一邊的匕首,握緊了刀柄。

    “我要你死,給我你的命!”

    黃毛呆住了。

    羅瑩的眼一下子射出寒朋,右手握緊匕首對著黃毛的脖子就扎了下去。

    黃毛發出撕心裂肺的慘叫:

    “啊”

    黑暗當中的海灘樹林,高朋冷峻的臉在月朋下如同一尊青銅雕塑。

    藍光燈閃爍,胡新明關上車門大步走向云州公路旁的那輛紅色馬自達6轎車。

    海光分局刑警隊的隊長跟他打著招呼:“新明,來了?”

    “有目擊者嗎?”胡新明看了一眼車門大開的轎車。路面的車轍印很明顯,不是偽裝能做出來的效果。

    “在那邊?!焙9夥志中嘆映ぶ缸拍潛?。
黑龙江时时彩走势图 ag开牌不同地区结果一样吗 浙江大乐透基本走势图 ag电子游戏动物狂欢多人版 彩票怎么倍投可以稳赚 时时彩后二 大发快三骗局揭秘 老时时彩开奖结果 百盈快三骗局揭秘 天津时时开奖结果3星 二八杠棋牌玩法 玩时时彩龙虎怎么稳赚 北京pk10现场视频直播 极速pk拾稳赚的方法 北京pk拾赛车软件 麻将玩法